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 二、DAPT+/-OAC治疗期间的出血管理
  • 柳卡图,不用基本公式解决,快速的解法是直接画时间-距离图,再画上密密麻麻的交叉线,按要求数交点个数即可完成。折线示意图往往能够清晰的体现运动过程中“相遇的次数”,“相遇的地点”,以及“由相遇的地点求出全程”,使用折线示意图法一般需要我们知道每个物体走完一个全程时所用的时间是多少。如果不画图,单凭想象似乎对于像我这样的一般人儿来说不容易。
  • “证据突袭”策略在行政诉讼中的“杀伤力”更为明显,这与行政诉讼制度的特殊性有关。其一,行政诉讼实质上以“行政行为”为审查对象,司法机关往往对起诉状中的“主张与理由”采取“宽松”式审查。由于我国行政诉讼制度起步较晚,“官民”力量不对等、专业律师匮乏,长期以来,司法机关对起诉状的审查仅限定于“能够明确被诉行政行为”即可,对于事实、主张、理由往往允许行政相对人模糊处理并以行政机关举证为主。在诉讼过程中,不改变被诉行政行为而仅改变主张和理由,一般不视为改变诉讼请求,这为行政相对人在庭审后、上诉时通过明确主张和理由进行“证据突袭”留有了空间。其二,行政诉讼强调“全面审查”原则,但行政行为的复杂性和程序多元性可能导致“审查边界”难以界定。在“正当程序”理念的指引下,程序规定日益繁琐,在任一案件中对所有程序要素无差别地进行全面审查,具有一定难度。三是行政诉讼采取“举证责任倒置”规则,决定了行政机关提供证据的被动性。根据一般诉讼原理,主张者必须对其主张举证,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避免“证据突袭”的发生。但行政诉讼中基于“官民”地位不对等而采取了举证责任“倒置”模式,行政机关的举证必须建立在对行政相对人主张是否理解充分、全面。一旦行政相对人刻意模糊处理甚至隐藏其主张,行政机关将在举证上处于“被动”局面。四是行政机关逾期举证责任的严苛,导致“证据突袭”对实体裁判极易产生影响。现行行政诉讼法在规定举证责任倒置的同时,对行政机关还设定了较高的证据义务和责任。
  • 阿西娅的二楼是散客用餐区,走马观花看了一下,就一个字,大
电话
www.lmpros.com